勺子树苗

关于穿男朋友衣服这件事

关于穿男朋友衣服这件事

*HP世界背景
**与原作人物、故事情节无关
*原创角色,原创故事
*背景原创故事中大战战后
*练手
*起名废
*男友T恤



       珀加索斯打量着周围奇怪的各种物品,有小人在里面的镶嵌着玻璃的金属板子,能散发冷气的大箱子,在地上自己行走的圆形小盒子,还有那个发出轻微响声用来洗衣服的东西……还有桌子上那两个镶嵌着玻璃的砖头…好像叫手机?

       对没错,珀加索斯现在在麻瓜世界。


       因为战时他利用伊莎贝拉去换取人质——塞西莉亚,这个举动,遭到了很多巫师的指责,甚至有人说他是背叛者,提出要将他关进阿兹卡班。虽然伊莎贝拉再三强调营救人质这个行动是他们共同的计划,而且大家都安全地回来了,珀加索斯并没有伤害过她。魔法部也表示相信战争正派主力的话,但是暗地里并没有放松对珀加索斯警惕。珀加索斯甚至在和塞西莉亚一块回家时,发现了身后跟着的两个傲罗。

       于是凯瑟琳提出让他们先离开巫师世界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

       所以就出现了现在这个情况。



       他们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打扫卫生,然后一块吃了午饭——塞西莉亚做的糟糕的牛排。两个人都只吃了一口然后开始抢蔬菜沙拉和水果拼盘。

       午餐后他们的开始将自己带来的物品拿出来摆放在相应的位置。

       珀加索斯的麻瓜衣服不是很多,塞西莉亚带来的也就三四套。他们昨天到达新家之前又去购置了一些。

       塞西莉亚将新衣服拿去洗,拜托珀加索斯帮她将衣服挂在衣架上放进衣柜。

       珀加索斯非常不情愿地整理着衣服。塞西莉亚带来的都是裙子,不是露肩抹胸就是背心吊带。他是不太愿意她穿这些出门的,穿给他看就够了。街上那些个麻瓜总是不能收住他们的眼睛,总会带着奇怪的眼神回头看她。该死,他们难道不知道那种眼神对女士很失礼吗!特别是有主的女士,没看见她手指上的订婚戒指吗!

       下午他们在家里好好熟悉了下麻瓜科技。珀加索斯已经能很灵活的运用手机了。在塞西莉亚的肚子抗议似的响了一声以后,两人对视了一会,决定出去吃。


       一路上有许多人时不时地回头瞟一下塞西莉亚裸露的手臂,珀加索斯示威似的搂紧了塞西莉亚的腰,狠狠地瞪了回去。


       夏天的夜晚依旧残留着白天的燥热,塞西莉亚脱了鞋在河边坐下,一下一下地撩着河水,用力吸着吸管,加了冰块的果汁带来了甜甜的凉意。

       珀加索斯一直握着塞西莉亚的手,掌心之间全是二人黏腻的汗水。战争开始后两人的肢体接触减少了很多,这样悠闲的时间也几乎没有。他有一瞬间觉得回到了还在霍格沃兹的时候。坐在猪头酒吧喝着酒,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炫耀似的和她牵着手在霍格沃兹瞎逛;一起熬制魔药时她被水雾遮住的脸;她在圣诞时送的偷偷给自己织的手套;校医室里她忍不住睡意趴在床边睡着,轻轻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掌……

       他转头看向塞西莉亚,她的脖颈上还有着汗水流过的痕迹,嘴唇也因为果汁的滋润闪着水光。他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唇角,带了点淡淡的水果香气。成长期过后的她变成熟了很多,整个人散发着迷人的魅力,谈笑间弯起的眼角,眼里流动的光芒,抬手别起碎发的动作,一点点撩动着珀加索斯的心弦。

       他把塞西莉亚被风吹散的头发别在她的耳后,用手抹了抹她脸颊边的汗水,流汗后特有的黏糊糊的皮肤触感。

       “回去吧。”他觉得,就这样生活在麻瓜世界也不错,没有魔法,安安静静。




       浴室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已经沐浴完的珀加索斯坐在沙发上捣鼓着电视机的遥控器,现在播放的是一个访谈节目,嘉宾是一个高大帅气的演员。不得不说麻瓜科技确实很方便,比如空调。简直夏日福音,就这样呆在室内过一天也不错。

       他看了看阳台外晒着的衣服,随着风微微飘动。他突然站起来朝衣帽间走去,取下塞西莉亚带来的那几条裙子,通通都藏进属于自己那边衣柜里最隐蔽的角落。千万不能再让她穿这些出门了。他开始感谢他们之前做好了的约定,在麻瓜世界不允许使用魔法(虽然他一开始极力反对),这样塞西莉亚也就不能使用飞来咒了。还在晾的衣服都是经过珀加索斯筛选的,适合她又不会露太多。

       珀加索斯心满意足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在看到从浴室出来的塞西莉亚时,他才想起,塞西莉亚,好像,没买睡衣。

       哦!梅林的胡子!她穿的是自己的T恤!

       因为二人的体型差,他的T恤穿在塞西莉亚身上差不多是一条连衣裙了。袖子遮住了塞西莉亚的整个上臂,露出这两天晒黑的一截小臂,领口有些宽大但是很好地遮住了她精致的锁骨,从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流进衣领。衣服下摆只遮住三分之一的大腿,露出因为战时长期锻炼而有着优美肌肉线条的双腿。再加上白色的T恤和日晒过后皮肤的色彩对比。梅林的剃须刀!他觉得鼻腔里有些酸涩,伸手摸了摸确认没有流下某种红色液体。

       “你怎么…”

       “忘记带睡衣了,借用一下你的T恤。”塞西莉亚用毛巾擦着头发。其实她是故意的,就想看看男友T恤对珀加索斯有没有冲击力。

       她偷偷转了转眼珠,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笑,走进珀加索斯,然后在他分开的双腿间背朝他弯下身,坐在地毯上。递过毛巾,“帮我擦擦头发,好吗?”

       珀加索斯接过毛巾,沉默又轻柔的擦着塞西莉亚还很潮湿的黑发。他的心脏在胸腔内疯狂的跳动,他觉得整个房间里都是自己的心跳声。

       小情侣之间理所当然地会有很多亲密的举动,但是这太……

       塞西莉亚对珀加索斯的沉默有些失望,没反应吗?那个攻略上说的下一步是什么来着……

       她突然缩了缩肩膀,身体往一侧倾斜,衣服也随着她的动作移动,领口向一边倾斜,露出半个肩膀。

       珀加索斯见状就朝着她肩上那块凸起的小骨头咬了上去。

       “啊!为什么咬我!”

       “再乱动就咬。坐好!”珀加索斯把她的衣领调整好,扶了扶她的肩膀,强迫她坐直。

        塞西莉亚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难道他是性冷淡?



        “好了,水都擦干了。”

       塞西莉亚有些不甘心,决定豁出去一下,真的就一下。



       塞西莉亚·撩完就跑·米尔斯出动了。


       她站起身迅速地踩上沙发,坐在珀加索斯的腿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笑的特别开心地说:“谢谢你,honey!”然后亲了一下珀加索斯的嘴唇。满意地拍拍身体变的僵硬的他的肩膀,抑制住自己想要狂笑的冲动,飞快地跑回了卧室。




       僵坐在沙发上的珀加索斯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

       要把她所有的衣服藏起来。


       操哭她



       第二天,出门时塞西莉亚还是穿着珀加索斯的T恤。

       珀加索斯看着塞西莉亚遮得严严实实的锁骨和上臂,开心的笑了笑。

       “还敢不敢撩完就跑啊。”

       塞西莉亚朝珀加索斯扔了个白眼。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臀部,“多吃点吧,你昨天撩完就跑坐的那一下,太咯人了,我的腿到现在还疼呢。”

       “闭嘴吧你。迟早要还回来的!”不是性冷淡就好。




————————————
*坐在两腿之间的梗:
来自于日综真假TV 20120801 special 谁是关八里的废柴男

没有名字的小短文

啊啊喜欢!

甘:

“喂,你喜欢我吗?”


风撩起叶片,阳光如碎金。她摇摇头。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她盯着他玻璃珠一样通透的眼睛看,那里面绝对盛了巫婆的迷魂药,否则怎么会将夕阳都迷住,跋涉千万里却只走进他的瞳孔。


她看着他,目光是有点痴的,像小孩子看着玻璃冰柜后精美的甜点。


少年得不到回应,有些泄气,趴在窗台上。天上像是水果味儿棉花糖的大聚会,这个是葡萄味,和草莓味最要好,那个是黄桃味,喝多了酒,有一点化了。她最讨厌西瓜味,西瓜味的也不甘示弱,最后两颗棉花糖打起架来,七彩棉花糖来劝。他看着它们撕扯,彼此扯的千丝万缕的,拳脚身体都混杂在一起。后来累了,安静的漂浮在天空。


他怔了一会儿,转头问她。


“你觉得她会喜欢我吗?”


她的笑容像烟雾一样散了,她知道那个她是谁。他的心事她都知道。


看着他趴在窗台上抱着脑袋苦恼。叶片沙沙作响,是她在笑。啊,可爱的,陷入爱情的男孩子。


她想,应该高兴才是。做了这么多年朋友,他第一次为女孩子心动。可是心里还是有个地方有一点点不甘。


可是除了静静看着他,偶尔抖抖自己的枝叶,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可以做了呀。她不能给他出主意,也做不到安慰他,她甚至不能讲话,不能进行意思表达。


“好啦,我要走了,不为难你了。”


少年自言自语着,临走的时候摸了摸她的头。她害羞的合上叶子。这是他们的告别。


“明天再来给你浇水。”


她目送着他离开,他的背影是含羞草一辈子也不会得到的小甜点。

惹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惹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HP魔法世界背景
*原创角色、原创故事
**与原作人物、故事情节无关
*带点翻译体(写的要疯了)
*纯练手
*写完觉得自己有病系列
*取名无力


珀加索斯视角


       珀加索斯略带烦躁的抬手看了看腕表,离他和塞西莉亚吵架已经过去39个小时零十五分钟了。

        从前天下午塞西莉亚愤怒地离开有求必应室,留下尴尬的阿尔卡斯和凯瑟琳,当然还有被石化的他开始,塞西莉亚已经消失三十九个小时零十五分钟了。

       就连塞西莉亚那只非常粘他的猫都没有出现。

       珀加索斯从书本底下抽出一张打着草稿的羊皮纸。

       图书馆。划掉,现在自己就在图书馆,找了几圈都没看见塞西莉亚。

       猫头鹰棚屋。划掉,她有恐鸟症。

       室外不可能,下着大雪呢。

       天文塔。划掉,不可能。

       拉文克劳塔…

       公共休息室…

       他推开面前的羊皮纸和书本。大部分拉文克劳的学生都回家过圣诞了,根本找不到人询问她的行踪。什么?自己进去拉文克劳的休息室找?不,不行。虽然珀加索斯绝对回答的上门环的问题(毕竟这个学期塞西莉亚回公共休息室时都是珀加索斯帮她回答的问题)但是这样直接进去别人会怎么看他这个斯莱特林?不行,绝对不行。塞西莉亚应该不会在公共休息室,这个学期她一次都没回答上门环的问题。

       他忽然开始不安,塞西莉亚答不上门环的问题,而且她的室友都回家了,那她这两个晚上在哪休息的?用餐时间也没看见她,有好好吃饭吗?他猛的站起身,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拿起一沓堆得乱糟糟的羊皮纸塞进书包的时候,一张乐谱掉了出来。那是他们前天下午在有求必应室见面时塞西莉亚给他的,说是要他帮忙填歌词。

       “填歌词?”

       “对呀。”塞西莉亚将要用魔药都摆在桌上,“今天练习缓和剂吧。”

       “为什么要我填?”

       “因为你是灵感之泉啊。”塞西莉亚笑着朝他眨了眨眼,“我没有月长石粉了,你那还有吗?”

       然而两个小时后他们就大吵了一架,准确的说是珀加索斯单方面发脾气。

       他开始懊恼,为什么自己要说那么过分的话呢。

       起因很简单,是朱利安和伊莎贝拉。




       塞西莉亚本来是很开心地聊着伊莎贝拉进入魁地奇球队的事,说着之前那场格兰芬多对赫奇帕奇的比赛。珀加索斯听见赫奇帕奇魁地奇球队就不开心,因为朱利安是队长。于是他醋意大发地说塞西莉亚关注点不只是伊莎贝拉,还有其他人,建议她在枕头下放些蜀羊泉。天知道他确实想让塞西莉亚的猫咪帮忙去放些蜀羊泉。

       塞西莉亚全当他在闹别扭,只是说了一句你想多了就继续手里的活,往坩埚里倒着月长石粉。

       珀加索斯对她的回答感到莫名的恼火。

       “你就是对他恋恋不忘。怎么,还想和他跳一次舞吗?没想到输给了自己的妹妹吧。是不是也想加入魁地奇球队,再次吸引他的注意啊。”

       “闭嘴,珀加索斯,你知道我没有。”塞西莉亚不小心手抖,多倒了许多月长石粉,坩埚里液体的瞬间变的粘稠,颜色也开始变化。

       “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现在伊莎贝拉满脸粉刺,朱利安也毫不在乎。你作为她的姐姐也请帮帮她,给她一些巴波块茎的脓水,让她恢复正常。”

       本来在一旁捣鼓自己的坩埚的阿尔卡斯和凯瑟琳发现情况不对,塞西莉亚的表情变的越来越难看,连忙过来拦着珀加索斯,让他别说了。

       “你们也该让伊莎贝拉知道这些事了,这不是关爱她的方式,她迟早会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抢了姐姐的心上人。”

       珀加索斯看着塞西莉亚垂在身体两侧紧握的双拳,咬了咬嘴唇,可恶,她还是很在乎。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我就帮帮你,告诉她这件事吧。”

       塞西莉亚终于忍不住拿起放在一旁的花椒木魔杖,朝珀加索斯扔了一个统统石化,然后跑着离开了有求必应室。

       “哥哥你太伤人了……”阿尔克斯尴尬的站在一旁,凯瑟琳什么话也没说,叹了口气去清理塞西莉亚盛满灰白色粘稠液体的坩埚。




       仔细回想,难怪塞西莉亚会生气,她不会允许自己家人受到伤害的,无论是哪种形式的伤害。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的话,会被她讨厌的…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和自己说话。

       他在塞西莉亚跑走后就开始后悔,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好方法。对塞西莉亚,和她当面道歉是最有效的,可是根本找不到人。

       明明是他请求塞西莉亚圣诞留下来一起研究魔药的,结果却把她气跑了,“珀加索斯,你真是个混蛋……”他攥紧手里拿着的乐谱,又马上松开,尽力抚平上面留下的褶皱。要不找只猫头鹰吧,给她送信道歉。不行,猫头鹰不行,可是又找不到塞西莉亚那只猫咪…希望阿尔克斯的小蝙蝠能帮上忙…

       他将刚放进书包里的羊皮纸拿出来,找了一张最干净整洁的,平铺在桌上,拿起羽毛笔蘸了蘸墨水,正准备开始书写,珀加索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从书包的夹层里拿出一瓶未开封的墨水和一只雪白的羽毛笔。他拿着新的羽毛笔蘸好墨水后,先小心翼翼地在稿纸上写了两笔,是塞西莉亚说过的深蓝色。虽然很不舍得把她送的礼物拿出来用,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

       写好信后,他回到宿舍,拿了些他母亲给他寄来的小蛋糕,放在施了无痕伸缩咒的小盒子里,与信件绑在一起。他有些担心阿尔克斯瘦弱的小蝙蝠能不能承受这个重量,不管了,不能也要送过去!

       他走在通往猫头鹰棚屋的塔楼楼梯上,突然变的紧张起来。寒风从楼梯旁未关上的窗户吹进来,带着几片洁白的雪花。有片雪花顺着风吹进来,落在珀加索斯的鼻梁上。雪花融化带着一阵凉意,珀加索斯下意识地从和口袋里掏出手帕,低下头擦了擦鼻梁上留下的雪水,将手帕放回口袋,一抬头就看见了被风吹进塔楼、周身环绕着纷飞雪花的雪精灵。

       塞西莉亚站在塔楼门口,摘下兜帽,清理着落在身上的雪花,然后对着自己的袍子和手里的小包裹施了几个烘干咒。她突然手忙脚乱起来,把手里的魔杖和小包裹慌乱地塞进兜帽口袋,抬起冻得红彤彤的双手捂住口鼻,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珀加索斯看见这幅场景忍不住轻笑出声来,塞西莉亚闻声看过来,有些惊讶地看着珀加索斯,眼里闪过一道亮光,“珀加索斯,我……”

       “对不起。”珀加索斯打断她,抢先说着。他走到塞西莉亚面前,取下围在自己脖子上的银绿条纹相间的围巾,绕上塞西莉亚的脖子,拿出手帕擦了擦她的两只手掌和口鼻周围。把围巾多绕了几圈,直到完全遮住她的脖子和小半张脸。

       “对不起,你知道我有时候说话让人很难以忍受,只请你在这方面多包容我,我会变好的。”珀加索斯拉过塞西莉亚的一只手,“真的非常抱歉,我说了很过分的话,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塞西莉亚点点头。

       “你知道的,四年级以前我有多嫉妒朱利安…”他懊恼地摆摆头,“三年级那次舞会我应该第一时间去邀请你的,该死,都是我太愚蠢了,不该听阿尔克斯的建议,太浪费时间了…”

       塞西莉亚看着她这幅样子笑了出来,“哦~原来斯莱特林骄傲的小飞马也有后悔的事。”

       “估计是你在偷走我的心的同时又偷走了我聪明的头脑。让我变得这么焦躁,我想你得给我熬点缓和剂。”珀加索斯知道塞西莉亚不再生气,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着把塞西莉亚冰凉的两只手包裹在自己温暖的手掌里。

       塞西莉亚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一听见这种话就害羞地到处乱躲,“那以后年级第一的位置就是我的啦!”

       “对对对,都是你的,”他用眼神指了指一旁装着小蛋糕的盒子,“给你带了一点甜点,你应该会喜欢。上面的信就不用看了,已经不需要了。”

       他想起塞西莉亚那张乐谱,又想起刚刚进来被雪花围绕着的雪精灵。


        “你要的歌词我已经想好了。”




       你才是我的灵感之泉啊。










————————
门环的问题:进入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需要回答出门环提出的问题

缓和剂:用于平息和舒缓烦躁焦虑的情绪。主要成分是月长石粉和嚏根草的精华糖浆。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中很难处理的药剂,在五年级魔药课上讲授。

灵感之泉:珀加索斯的名字是飞马座,相传这匹飞马在赫利孔山上踏过时踩出了希波克里尼灵感泉,诗人饮之可获灵感。因此这匹飞马被视为文艺、科学女神缪斯的标志。

蜀羊泉:将蜀羊泉放在枕头下面可以帮助忘记已结束的爱恋。将蜀羊泉系在身上可以用来保护自己也可以帮助他人或者动物驱除邪恶。

巴波块茎的脓水:对治疗顽固性粉刺非常有效

蝙蝠:好像没有明确写蝙蝠可以作为宠物,但是电影魔法石那部宠物店有蝙蝠的镜头